明日城市之展望:建筑的韧性不仅要考虑城市规划、基础设施和建筑物,还是要从整体的角度进行全面考量。

时隔多年,我再次游历米兰,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这座城市已经从一座工业城市转型成为了一座以服务业为主的城市。特别是西北部的城市生活区(City-Life-Areal)、中央火车站的盖·奥伦蒂广场(Piazza Gae Aulenti)等众多城市开发项目,以垂直森林塔楼(Bosco Verticale )为视角,完全刷新了我对意大利印象。

米兰已加入了“全球韧性城市网络” („Global Resilient Cities Network“)(前“100 韧性城市”)。这是一个在解决城市各个层面的具体问题和结构性问题时的互助网络。米兰市长朱塞佩·萨拉(Giuseppe Sala)任命皮耶罗·佩利扎罗(Piero Pelizzaro)做为米兰的“韧性城市长官”,专门负责米兰在这个领域的问题。这种新的行政划分以及独立于其他政府部门的战略安排,可以非常快捷的实现目标,并且还已经创建了切实可行的结构措施,用以应对人口变化或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后果。

现有高层建筑新的使用概念,像160 Park View这个项目就属于我们的韧性设计方案。
以位于埃尔兰根市的西门子(Siemens)研究园区为例,综合城市规划与具有地方特色的韧性战略息息相关。

重新调适城市

这种有远见的规划理念是以推动城市不断向前发展为出发点的,而不是呆板地遵循某一种具体的模式。当面对影响城市规划的许多无形且往往相互矛盾的因素的时候,应该要在充分辩证的过程中做到各种因素彼此的协调,在“韧性”一词中找到了最终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说,各个结构对短期事件或长期变化做出反应的能力。韧性具体体现在学习能力、适应性和灵活性上,是一个不断验证和适应的过程。

就一座城市而言,城市韧性不仅仅只是考虑城市建设、基础设施和建筑物。它需要我们有一个整体的视角,包括经济、社会和生态问题以及医疗保健和教育服务等,都要考虑到位。其中还包括了要保护城市的独特身份认同,城市身份很大程度上受到居民、他们的文化、带有历史痕迹的城市景观以及“身份创造标志性”建筑物的影响,这些因素必须要在所有的更新工作中受到重视。因此,韧性在地方治理层面上看,主要还是属于当地政府的一项工作。在我看来,有必要将它们改造成更具适应性的行政和决策系统,例如,让新形式的数字技术参与进来。

另外,韧性城市也需要确立一个明确的目标。由于每个城市的框架条件不同,所以每个城市的目标也有所不同。长期以来,全球的城市之间一直都在通过“全球韧性城市网络”以及“全球市长议会”等方式,跨越国界,彼此交流经验,相互支持,共同做出一些具有深远意义的重大决定。特别是应对社会的变迁和在需要实现一些气候方面的目标的时刻。

为了塑造城市不断的转型过程,韧性有助于设定新的城市规划标准。它将前瞻性与当前利益相结合,并能够创建具体的决策性结构,根据这些结构的操作说明,可以加强城市的抗危机能力并把危机所带来的变化得到缓和。

韧性作为一种规划方法

由于我们事务所的全球化策略,韧性一词很早就进入了我们的事务所。因此,基于我们对建筑和城市规划的整体观,我们把韧性对城市发展及其具体规划的附加价值以批判的角度进行了论证。其中大量引入了其他学科的原则。我们还会定期举办 “KSP 对话活动“,在活动中,我们会邀请我们自己的员工和外请专家一起参加讲座和研讨会,就像一些重要论坛的大型会议一样,这大大促进了我们同事之间的交流,并进一步扩展了我们的思维模式。我最近在 Quo Vadis 2020 大会上主持了一场以“高技术或低技术:韧性城市战略”为题的颇具启发性的小组讨论。凭借我们在城市韧性领域中所做出的贡献,我们希望提高人们对这种方法的认识,另一方面,以更具韧性的方式为我们的客户设计或改造更多更好的房地产项目。

我们把韧性作为一种方法贯彻在我们的设计程序当中。我们所经手的项目,不论项目大小,我们都会通过这种方法从时间上和原则上,把考量范围往更深更广的方向去扩大。我们的设计草案的出发点是对局部存在的问题及环境相关性进行调研,在此基础上我们制定出韧性策略和具体的设计参数。自从我们在事务所开始把韧性这个概念深入贯彻到我们的工作当中之后,我们很多项目的设计方法都转换成这种以“当地特色韧性战略”为标志的。

混合架构,例如汉堡的 Creative Blocks 82,为我们如何在数字时代中解决生活需求变化的问题提供了答案。共同生活和共同工作正发展成为一种新的邻里共存形式。
对于威卡公司( WIKA)的“创新中心”项目,我们做到了将生产、开发和精进在共同的建筑物中结合在一起,并且还能够彼此促进。
为城市居民和文化提供的空间:长沙梅溪湖城市岛双螺旋观景平台是提升城市生活空间价值的有效工具

城市灵活性和建筑稳固性

在对公共空间的处理上,包括其所连接的绿化带在内,是城市在气候变迁过程中体现韧性能力的核心。同时,这些区域也是一个城市发展最重要的资源之所在。不论城市规模是大还是小,不论是在绿地上规划新的城区,还是例如对一个旧的工业区进行重新规划,那么,提供休闲和文化公共空间都是提升城市生活空间价值的有效手段。

空间的所处位置和周围地区的具体情况对于创造未来的潜力和适应性结构来说都是非常重要。对现有结构的调研通常能够揭示出以前未被发现的开发潜力。位于封闭的柏林街区类型的第二排的建筑,以及战后时期的带有绿地的开放式较矮的建筑,都可以成为城市韧性战略的可以着手的地方。就韧性而言,城市结构内的多样性总是优于广泛的同质性。对于居住空间和平面布局,不能只有一种设计方案的存在,在引入了基础设施供应、公共绿地和各种交通设施之后,从而就产生了混合用途生活区的概念。

例如,从2016 年开始,西门子公司(Siemens)在埃尔兰根市南部建设了一个新的研究园区,该园区将这个原本发展很不均衡的工业区,变成了一个开放型的绿色城区。大约 54 公顷的区域中有绿色林荫大道纵横交错;林荫大道两旁林立着商店和餐馆,并有很多新建的住宅楼宇。那里原有的很大一部分树木种群被保留了下来,我们还栽种了很多新的植被,创造出了一个完全绿色的城市区域。在开放的广场和公园中,我们设计了很多的休闲活动设施、游乐区和文化区。我们还将西门子的高层建筑与相关的等离子体物理大楼与 1965 年的水池结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作为该社区身份认同的标志。

我们将开放式园区设计成为一个多功能区域,将恒定、中等密度的埃尔兰根市的城市规模顺延开来,并通过新的道路与当地公共交通体系无缝衔接到现有的城市结构当中。独栋的木质混合结构办公楼设计的非常灵活,方便其他公司入驻园区。我们在设计坚固的建筑物的同时,还考虑到设置附加的通道区域以及相应的承重能力和层高,在多用户或多用途方面,实现更大的多功能性。地面一层设计成多姿多彩的公共空间,建筑物也设计成坚固的块状结构,保持了与埃尔兰根城市空间和建筑的高度适应性。我们以长远的眼光,不放过任何的一个细节,把设计呈现了出来。

位于埃尔兰根的西门子(Siemens)园区被设计成一个绿色的城市区域,我们在公共空间中设计了丰富多彩的休闲活动设施、游乐区和文化区。
“转型”是我们 对160 Park View 项目成为该建筑和城市空间的崭新起点的一个信条。

历史遗留问题中所蕴含的潜力

个体建筑规模不足、用途组合不正确、甚至功能定位不正确,诸如此类的历史遗留问题,在许多城市都不陌生。但是,这些问题也都不是致命的,仍然有改良的机会,建议把这一点加入到每个城市的韧性策略当中去。因为这些看上去很明显的错误,也许通过改变建筑物用途的方式就可以得到弥补。因为,从生态的角度来看,拆除此类结构始终是最糟糕的选择。

位于法兰克福市西区 Grüneburgpark 的高层建筑160 Park View 就是这样一个有问题的案例。项目建立之初就伴随着源自建筑高度和涉及到腐败的丑闻。无论是最开始野兽派外观的设计还是后来改成了全玻璃和镜面的幕墙外观,都无法将这两座高层办公楼融入这个威廉时代风格的住宅区当中去。在经过长期空置后,业主最终决定将建筑物进行转型处理。我们为双塔各自设计了不同风格的幕墙,用以区分其不同的用途,并把其中一栋楼设计为住宅,另外一栋设计为酒店。因为建筑物新的用途与社区需要相得益彰,加上从美学上非常高品质的幕墙设计,以及带日托中心和酒店餐厅的地面一层,使得这两座高层建筑终于从社区人的眼中钉变成了他们日常生活空间的一部分,并且还为社区起到了增值的作用。

新的工作形态的类型学

新技术一直在影响和改变着我们的工作方式,并进而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数字化、人工智能和 3D 打印推动了更为分散的工作形态。它促成了越来越小的生产和分销规模,类似一些新成立或重获新生的传统的手工作坊这种形式,他们主要通过网络在线接触他们的客户。新的建筑类型必须能够满足为短期碰面、或在有限时间内制作小型产品的自由职业者提供空间,还要能够有实现非正式会议和交流的机会。这样的新型建筑可以是办公楼的形式,也可以是一种被称为创意街区的形式。

在汉堡市HafenCity开发区的前港口Baakenhafen上,这样的一个创意中心正在建造中,其中的手工作坊、市场大厅、办公空间、文化空间、美食和提供给家庭和单身人士的社区生活空间,都将在一个综合体中得以呈现。这将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空间,具有很高的潜力,可以打造成全新的城市生活方式。因此,在设计的时候需要充分考虑空间设计的灵活性。要考虑到了居家办公和居家上学的需要。我们设计的生活空间由合理的空间排序和空间布局组成,并在智能的室内配件的帮助下实现了该空间休闲的功能。我们把共同生活的概念融入到建筑中,将几个小公寓结合起来共同使用一些共用空间——居住者可以自己决定这些空间是用作图书馆、共同工作空间还是开放式厨房。所有共享公寓还提供可用于大型庆祝活动的房间和可以短时间租用的客房。这是我们为那些又看中个人隐私,同时又注重邻里往来的人所创建的。我们设计了一个工作与生活紧密交织的综合体。在建筑物的一楼,我们设计了由一户挨着一户的手工作坊和餐馆所组成的小型市场大厅。面向港湾的露台延伸出的公共空间,可用于举办各种露天活动。

“共同生活”居住区标准层平面图:
新型的“共同生活”概念需要对之前的生活和工作空间规划进行反思。
更有效的横向和纵向通道:威卡(WIKA) 开发中心,美因河畔克林根贝格市。

不断变化作为设计原则

我们认为,目前居家办公的趋势并不足以证明新技术会使密集办公变得多余这一论点。特别在研发领域,尤其需要人员的实体协作。

我们将开发中心设计成为提供给不同部门之间可以进行非正式会面的交流场所,使之成为创新的决定性驱动力量。我们为位于下弗兰肯行政区美因河畔克林根贝格市的被誉为“隐形冠军企业”之一的威卡公司(WIKA),设计了一座双梳结构的建筑,占据主导地位的就是交流的中心。新建筑综合体把三大区域连接在一起,也就是开发中心、项目办公室和多功能活动厅这三大区域,并通过横向和纵向的通道缩短了它们的沟通路径。

在一楼的开发中心设有专门的实验室和一个大型的生产区,可以同时进行试验、检测和进一步开发不同的项目。而配备有工作场地和实验室区域的开发区则位于较高的楼层。办公室侧翼的组织结构为具有内部通道的一层三户设计,办公室布局设计非常灵活机动。每个翼楼都可以容纳实验室、项目室或开放式办公室。其沟通渠道的稳健性和房间的多功能性创造了一个非常具有韧性的建筑结构。在这座建筑物当中会不断开展新的研究项目。也就是说,这里可以灵活地应对未来不同规模团队的项目、可以面对新的法律要求——也包括可以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相关措施。

建筑和城市规划的新路径

我们在此列出的项目展示了使城市更具韧性的可能性。第一眼看上去,个别概念可能会阻碍土地利润的最大化,但从长远来看,它们为未来数字化或新型工作和生活的需求和用途提供了巨大的潜力。处理城市资源,尤其是土地政策,是韧性城市规划的核心问题。在理想状态下,资源消耗也就意味着未来潜力的增长。所有措施都必须转化成为总体韧性战略,以便能够缓和各种利益和依存关系。新的数字化决策方式、调控和实施韧性战略为塑造城市身份认同,以及参与式城市规划提供了机会。

正如米兰的例子所示,一个城市完全有能力制定这样的长期战略,建立新的治理方式并制定新的标准。除了国际城市网络可以提供相关帮助之外,《2020 年莱比锡宪章》的修正案也为德国提供了推动韧性城市规划政策的机会。不仅在米兰,还有哥本哈根和巴塞罗那都成功地沿着这条新道路成为了更宜居和更具韧性的城市,这些城市将会被后代们以不同的方式使用、改变和扩展。

一场流行病刚刚向我们展示了我们在城市中的共存是多么脆弱,以及我们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是多么重要。但它也向我们表明,我们的城市不仅仅是建筑物的结合体。在这座城市里,我们通过能够开展文化活动、能够展望未来、可以创办公司或从事志愿工作等这些行为来体验它的存在。我们的城市让我们充满好奇心,它向我们展示出了多样性和未知领域。所有这些都是相互关联的——一个由积极进取和相互依存所编织成的网络。作为城市设计师和建筑师,我们深入探究这些影响城市规划的无形因素,找到蕴含着极大潜力的解决方案:不仅为城市的今天,还为着城市的明天和后天。

160 Park View可以看作是未来城市的象征性景观。
https://ksp-engel.com/media/pages/kontakt/ebe246cde2-1611044897/engel_01_hochformat_web.jpg

尤根·恩格尔 (Jürgen Engel)
股东兼合伙人

您想了解更多有关此主题的信息吗?

请联系我们

与我们一起设计前卫的建筑。

立即申请加入我们

我们关注的其他主题

转型的塔楼